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变装“自白书”我接触女装的经历-心中的负罪感

变装故事 女装子 8386浏览
我是一个易装者,身高176厘米,体重72公斤,这些年来有时在男式外衣之下穿女式内裤,连裤袜。由于我的脚特别大,所以我的高跟鞋只有一双,是一双42码的黑色漆皮的细高根。 在家里,有时穿裙子,有时画画妆,当然我的水平不高,眼睛从来都画不好。每一次都自我陶醉。偶然晚上把高跟鞋鞋带出去,在没人的地方扭一扭,有享受,有刺激,真是自得其乐,妙不可言。 变装“自白书”我接触女装的经历-心中的负罪感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下大雪,村里许多小孩在一个大房子里跳舞,小女孩把妇女用的头巾缠在腰间,当作裙子,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跑回家和妈妈要了一个,也缠在腰间,觉着蛮好看。 后来就对女人用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好几次穿着妈妈的偏带鞋,腰间围着床单门帘之类走一走。 有一天晚上,我躺在麦草垛上,望着满天的繁星,痴痴地想,要是一个女孩就好了,幻想有神仙外星人之类的超级生命帮助我实现愿望。然而一切自然都落空了。 等到我上了初中,对男女之事仍然不懂。我不明白为什么女孩穿的花花绿绿,男孩一律灰黑黄,有时候学校放假了,有女同学扔的鞋子,我洗了洗,没事干就穿在脚上美美。 后来通过报纸杂志了解到外面的世界,女人可以穿长统袜,穿高根鞋,涂脂抹粉,从此心中的愿望就像野草一样,蓬蓬勃发起来。 之后上了中专,来到了大城市的花花世界,学说普通话,学刷牙,学穿内裤和袜子,学习像城里人一样生活,等到一切都学会了,看到女同学的裙子,长统袜特别羡慕。 由于经济条件所限,我把人家扔的长统袜检起来,洗净后自己套在腿上。后来自己买了一个,是淡蓝色的。每当作完这些事,我心里就像犯了罪一样。我决心改掉这个毛病,然而总不成功。 当我寂寞的时候,总能想到如何打扮地像女同学那样,对女式二字有一种神经质的敏感,我皮肤比较白,红口白牙,尚未长出胡子,好几次有人说我是个女的。我就极力反驳,表明我是一个男子汉,并且用我的力气向别人证明,我特别害怕别人揭我的短。 有一段时间特别流行气功,特异功能,我就寄希望于气功,希望气功能帮助我改掉这个已经成瘾的习惯。然而我惧怕特异功能,害怕有人哪一天会发现我的怪习惯,害怕开了天眼的人发现我竟然穿的是连裤袜。 然而一切和我小时候梦想变成女孩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对气功和特异功能就不相信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变装“自白书”我接触女装的经历-心中的负罪感
表情

利来国际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