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异装男小说-11.困惑的泥淖

变装小说 女装子 3432浏览
与路朝西火热的体温不同,夏生的身体不冷不热,于是路朝西以给她温暖为名,紧紧地搂着她。但除了拥吻之外,路朝西并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他一直把自己当做君子人,脑子里鲜有男欢女爱,虽然胯下那匹野马早已跃跃欲试,但他仍知有些事不可为。 异装男小说-11.困惑的泥淖 又亲热了一会儿,路朝西忽然想起大学时那个女友教给他的招数——那个女友只和路朝西处了一个来月就和他分手,尽管他对她百般呵护。室友们曾根据各自经验推断这分手的原因在于路朝西没有看穿女友,虽然她嘴上说有些事不能过早进行,其实大约是做好了半推半就的准备的。 夏生没有拒绝,也没有躲闪。过程及其漫长。偶尔路朝西也会换个姿势,或者歇歇——他完全看不出夏生是否已经得到了所谓的满足,所以时进时止,完全看自己的心情。也不知过了多久,路朝西忽然惊醒,不免有些懊丧——自己竟莫名其妙地睡着了。他抬头看看身边,夏生依然在酣睡。 他又静静地靠上去,继续他的撩拨。一连串念头忽然闪入脑海:试一次吧——不行,不能那么做——没关系,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了。路朝西忽然变成了一头只听从身体本能和好奇心的动物,他掀掉被子,按照以前看过的电影和书中的描述,分开了夏生的腿,像模像样地压在了夏生身上。 第一次触碰时,夏生醒了。她一瞬间就明白了路朝西想要做什么,但她仍旧听之任之。以前都是他自己遛马,今天终于破天荒地多了个玩伴,只是双人遛马的感觉并不如他以前想的那般愉悦。 路朝西很奇怪地想到了认识夏生前那个爱玩变装的自己。他回想起各个阶段的变装风格,从前不久的粉色旗袍白色高跟鞋到高中时的浴袍仿古装,再到第一次试穿母亲的白色连衣裙,最喜欢的竟是那次想偷而未偷成的青白色衬衫和黑色金丝绒半身裙,还有那条沾了野马生平第一口云雾的深肤色内裤——当然还有屡穿不厌的肉色丝袜,如果是超薄天鹅绒的就更好了。 尽管他和夏生亲热时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更性感的影视作品中的女人们或是身着异装的自己,但这不妨碍他和夏生亲热的次数与日俱增。有的时候,中午才亲热一次,晚上还要再来——他不仅不会感到疲惫,反而热情不减,仿佛陷入了深深的泥淖中无法自拔。他的大脑也在这泥淖中停止了思考,失去了理智,让他暂时忘却了现实——现实中他也陷入泥淖,而且更难摆脱。和夏生有了更近距离的接触后,路朝西对她更加上心。他知道夏生母亲罹患绝症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只有劝她想开点,尽自己全力让母亲过好最后的时光。 和以前一样,他仍然不知道夏生此时心中所想。夏生把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不公的原由归结于家里穷。穷人永远低人一等,这想法不仅在一些为富不仁的人那里成立,在夏生这个因为长久缺乏幸福感而心思偏激的女孩这里同样成立。她故意坦然地和路朝西说这是她家里的事,不想拖累他;在路朝西被她这种欲擒故纵的方式越拖越近的时候,她开始向路朝西要钱。五万,拿钱就继续交往,否则就分手。路朝西接到这消息的时候是在一个陪领导出去应酬的夜晚。他在饭店门外接了夏生的电话,大脑一片茫然。 春寒料峭,他的身体和大脑一样僵硬。他努力劝说夏生不要太极端,即便有五十万,也依然无法改变母亲的命运——路朝西自认为不是一个把钱看得比感情重要的人,他已经和夏生有了那样近的接触,无论是出于感情还是责任他都该无偿提供帮助,只是他确实没有这么多钱,又不想向家里开口,毕竟家里也不宽裕,母亲又一直不太同意他和夏生这样命苦福薄的女孩交往。夏生说你不必多说,现在我就可以和你分开,从此我的事与你无关,我自己解决。路朝西问,你要怎样解决?夏生说,我有很多同学,家里都比你家有钱,挣得也多,我和他们借。 这辈子能还我就还,还不上我就嫁给他们。路朝西顿时无语,他拼命地抑制住自己委屈而又冲动的心情,他不想让领导发现他的失态。事情最后的结果是路朝西费尽力气中终于稳住了夏生,然后硬着头皮打电话和母亲讲了事情的整个经过。母亲心里或许是有责怨的,但也怜惜他此时的无奈和痛苦,于是同意借钱给他——说是借,其实并没想过他会还——不过只有三万,家里也没那么轻松就能拿出五万块钱。收到钱的路朝西心情更加沉重,他觉得对不起家里。让他心情更沉重的自然是夏生,这个以前看似天真无邪的小女孩现在看来心机甚重,而且仿佛拿到钱之后,心里就没有那么多的悲苦和怨恨,反而轻松甚至儿戏起来。 比如,在路朝西把钱交给她时,那一沓在他看来无比珍贵的钱,夏生却在流下几滴眼泪表示感动后随意地把它丢在了桌上;路朝西出于安全考虑,让夏生把钱存进银行,她居然能在存钱时错拿室友的银行卡,而且在存入她自己的卡后,在大街上毫不在意地把玩着那张存入路朝西父母血汗钱的磁卡。这些都让路朝西感到不满,甚至愤怒。终于在一次陪领导出去应酬被强灌了两杯白酒后,路朝西回来后借着酒劲向夏生**了不满。原本他只是想向夏生倾吐他心中的苦闷,想让她理解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让她知道他们已是在竭尽所能,可是夏生的回答异常生硬。 听她的意思,老天对她已然不公至极,她现在想要的只是很小一点,与她从小到大的悲苦相比不值一提。同理,目前诸如路朝西及其家人所谓的努力,是她应得的,无须感激涕零——路朝西原本也不是要她感恩戴德,只是希望她能理解,并因此感到世界还是温暖的,幸福也离她不远,可夏生倔强地一句委婉的话也不肯说,又说起了自己的母亲,说起了她悲惨的命运。她说,你的家人健健康康的,吃香喝辣,要什么有什么,我妈呢?你妈要是也这样,你还能说出幸福俩字儿么?路朝西觉得她不可理喻,愤怒逐渐升级,他觉得连争吵也多余,居然伸手掐住了夏生的脖子。 掐吧,掐死我我也不会感谢你和你家人的。夏生硬硬地回敬路朝西的举动,眼中透着寒意。路朝西自己给自己降了温,放了夏生。隔日,他又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不该在夏生脆弱的时候再计较那些一时难以沟通的事,主动向她道了歉,二人又和好如初。但是,就像变装和亲热一样,凡事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路朝西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了无节制地拉着夏生陪他一起遛马,还会因为一些不起眼的小事同夏生争吵——这在之前从未有过,包括和他之前的女友,他一向是很懂得呵护女生的,不知道是不是就为了让夏生在他面前放弃那种倔强和极端——他也不想这样,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无法停止。 于是,路朝西在亲热和争吵这两滩泥淖中更加困惑和无法自拔。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异装男小说-11.困惑的泥淖
表情

利来国际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