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宫女杀手凤晴-6.脂粉的香气如此诱人

变性小说 女装子 5290浏览
“师妹,你可记得我是谁?”刘纪文一边招架,一边小声质问。 “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管你有什么来头,只要你侵犯了王府禁地,就得死!”紫玉表现得完全是一部冷酷的杀人机器,六亲不认。刘纪文和紫玉的武功本在伯仲之间,而且经过一场变故,刘纪文的身子骨比以前虚弱了很多,紫玉却越练越强,渐渐占了上风。 宫女杀手凤晴-脂粉的香气如此诱人 “紫玉,你竟然这么不念师兄妹情面?这些年你都去哪儿啦?师兄担心死了。”刘纪文急得直冒汗。 紫玉依然表情冰冷,只懂得挥剑冲杀,一步步将刘纪文逼到死角。 “贤侄,咱家来也!”陈公公和几名东厂高手从天而降,打退了紫玉,把刘纪文救了出来。 “师叔,你骗了我。紫玉师妹明明还活着!”刘纪文对陈建坤丝毫没有感激之情,反而愤愤逼问道。 “对不起,是咱家的疏忽。紫玉那日被泰山派的臭道士掳走以后,被灌下失忆药剂,转卖给周王府。她既是周王的侍妾,又是他豢养的一流杀手,武功毫不比你我逊色。这是我们最近才打探出来的,没能及时告知你,是咱家的错,咱家向你赔罪。”陈公公面有愧色。 “周王要行刺徐贵妃!”刘纪文神情凝重地对大家说。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还是回去商议吧!”陈公公一甩拂尘,指着东厂胡同的方向说。 一想到昔日可爱的小师妹,已经沦为周王胯下的女奴,还是他的杀人工具,刘纪文的悲凉之情溢于言表。凭这一点,他就无法原谅周王。迟早有一天,他要找周王算账!   脱下青衫,再着红妆,东厂杀手刘纪文又变回了宫女凤晴。脂粉的香气如此诱人,几令凤晴厌弃了脏臭的男装。 今晚轮到凤晴带班守夜-仙女楼变装。宫中规矩,各位嫔妃主子睡觉的时候,必有一班宫女在大殿内外打地铺陪睡,做外围的警戒。主子在床上一有响动,宫女们就不得安生,实际上是睡不好的。 凤晴心善,身为领班宫女,一整夜都不合眼,主子翻个身,起个夜,甚至打个哈欠,都得严密关注,时刻准备上去伺候。这样手下的宫女也可以休息。 徐贵妃方才赴了酒宴,喝得烂醉如泥,一上床就鼾声如雷。透过薄薄的纱帘,凤晴看到徐贵妃大仰八叉地躺在雕花大床上,雪白滚圆的手腕上套着暗红色的玛瑙手镯,在月色映照下发出微光,一条白腻细长的小腿从床边伸出来,胖乎乎的小脚丫晃来晃去,真可爱! 但是凤晴不能懈怠。宁侍郎的阴谋让她不由得绷紧了每一根神经,说不定周王派来的刺客就在下一刻光顾。凤晴竖起耳朵用心倾听,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睡在她一侧的宫女小乐翻了个身,也成了仰睡的姿势。这可犯了宫里的讳忌!除了主子,奴婢们是不准脸朝上仰睡的,那是对老天爷的大不敬!凤晴连忙推了她一下,让她恢复成侧身蜷缩的姿态。 小乐打了一个哈欠,就是赖在那儿不动。要叫打更的管事姑姑瞧见可不得了!没奈何,凤晴只能轻轻按住她的肩头和后腰,让她慢慢转身,面朝东侧睡。直到她睡得安稳,凤晴才松了一口气。 金黄的圆月忽而被一抹乌云遮蔽,风吹竹林,萧萧作响,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大殿向外望去,不远处连廊里走来走去的宫廷侍卫们也打起了哈欠,沉重的军靴落地声和剑刃撞击剑鞘的声音也隐约可闻,而他们的身影在雨幕中也渐渐模糊不清。只有几盏昏黄的宫灯还发出一点点亮光。这种时候,贼人行刺也许更方便些。 凤晴摸一摸藏在长裙里的匕首,还在,心里踏实了一些。这个雨夜是如此的漫长,如此的煎熬,坚韧如凤晴,也抵挡不住阵阵倦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快要合上了。 可是,内心的理智又一次战胜了生理的冲动,她抖擞精神,又站直了身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警惕周围的一切动静。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宫女杀手凤晴-6.脂粉的香气如此诱人
表情

利来国际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