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被迫变装故事-一群女孩子的疯狂游戏

变装转载 女装子 12161浏览
话说伪街,从没出现在我生活里。唯一的一次就是参加某个活动,被一群女生好像玩具那样打扮起来虽然嘴上满是臭骂的,但心里其实高兴得不得了。 除了声音,不论体型,脸型,我都遗传了我爹娘的精髓,我妈年轻时是气质美女(看相簿的),我爸就是风度翩翩的帅哥。而我,就是所谓九代单传的独生子,事实上我有个姐,在娘年轻时流产了。多年来都是我家的遗憾。唉! 被迫变装故事-一群女孩子的疯狂游戏 我呢,就时常在脑海里模拟着自己戴了假发是个什么样,会不会很诡异?还是很漂亮,就这样我对自己另外的一个形象越来越敢兴趣。压抑了好久好久,就在万圣节那一晚爆发了,那感觉就像喷泉般被彻底的掘了出来。我简直就是魔鬼。 那是一个特别的夜晚,万圣节,同时是我兄弟的生日,女孩们都想着怎么捉弄这个平时像个色鬼的无赖。讨论着找个“如花”来吓他。但女孩们又觉得如花多不美好,她们可不愿意亲手制造一位如花出来。终极讨论结果就是……找个刘著! “那家伙铁定被骗得天旋地转”,我记得她们是这么说的。之后就物色道具,道具在哪?惰性的一群从未打算找个猛男来雕塑。当时我就很自恋的想,其实我就是个条件嘛,不过我可不会牺牲自己,我怎晓得自己会变成什么个程度的刘著?我就开始将自己隐形。 一只细长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诶,就是你啦,除了鼻梁高,其他都容易!”当下我是愣了,但不躲不闪,我只是用哀求的语气拜托他们不要丑化我而已,不美好的事物,爷会创伤啊。 女生们围着我这个血气方刚的男孩,七嘴八舌的看着我的眼鼻口耳讨论。在我感觉幸福洋溢时,拖出了我从未看过的化妆箱,啊,我的腿毛都完了,她们在我脚上涂了一层药膏。五分钟后我的腿毛轻轻拖就没了,都没了! 还记得夹眼睫毛的那一幕!我完全是颤抖了,怎么女生都用这么恐怖的东西!现在我完全忘了当时是怎么夹上去的,只记得我的眼皮不停的抖,抖啊抖…… 也不晓得那些所谓的装备从何而来,文胸到底是谁的?我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纯粹外壳是女装,怎么会有内裤?真要我把JJ塞进一个不知哪位赞助的内裤里?我不要……记忆中那内裤是绑带式的,多么火辣。我在怀疑是不是某个骚货干的好事。 剩下的发片一大堆的,女孩们就是有办法弄出来。衣服就配了拆,拆了又配。到底是恶搞还是找时装模特?她们乐在其中。当然我没傻傻的被使唤将衣服换了又换。要嘛她们自己试了满意才给我。 总之,一个万圣节,一个生日派对,一群十八九岁的女孩,简直就是疯狂。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被迫变装故事-一群女孩子的疯狂游戏
表情

利来国际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