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变身之雪在飞-33.当个日本女人真的不易

变身小说 女装子 1776浏览
后天很快到了,我们在机场急盼她的到来。 她依旧很漂亮,白色的连衣裙,花边的百褶帽,在人流中如一颗明珠格外耀眼。“纯子!纯子!……”我们高兴的欢呼。她很快发现了我们,飞奔似的跑了过了,一把抱住我,人已跟个泪人似的,早已泣不成声。 变身之雪在飞-当个日本女人真的不易 “没事了,没事了,纯子,我还活着,还活着……”我也感动得流泪。这世上也只有这么几个人是真正关心我的了。“来,让我们好好看看,我们的纯子小姐这两年不见长成什么样子了。”我捧起她的脸道。 “呀!还真别说,女大十八变,变得我们都不认得了,真是太漂亮了!跟朵百合花似的。”我和藤香一搭一唱的说着。“讨厌,我有变得那么好看么……”纯子娇羞道。 “哟哟哟,你瞧瞧,我们的小公主,脸蛋红了……哈哈……”“讨厌,讨厌,再说我可生气了。” 我们正在说笑,一旁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是纯子吗?”“爸爸?妈妈?”纯子说完给过来的两个中年人两个熊抱。原来过来的这俩位正是纯子的父母。 “爸爸,妈妈,我来给你们介绍下,这个是藤香姐,这个是美雪姐……”纯子引我们介绍。“你是美雪?”她的父母看着我一怔。“您好,我是小泽美雪!”我鞠躬道,其实彼时我的心里五味翻杂,因为他们也是林山慧子的父母。 “对不起,我们以为你都……是我们家慧子对不起你,让你……”俩位父母向我鞠了一躬,说着说着已是老泪纵横。我赶紧上前将二老扶起,道:“伯父伯母,你们不必这样,况且我已经没事了……” 我与慧子之间的对与错,在她逝世后,该结束的都该结束了。这是我在她的墓碑前的所想。所以我不希望她再来影响着我们活着的这些人。 “你还不快过来,加藤!”纯子朝后面喊道。只见从后面挤进来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这是我的父母,这是我的好姐妹,藤香姐,美雪姐。爸妈,他就是我曾给你提到的加藤孝佐。”纯子给一一介绍。 这个叫加藤的一一于我们鞠躬见礼。当看见我和藤香时,他愣了两下,看我们的眼都直了。“不准乱看!”一旁的纯子看见这场景气得拎住加藤的耳朵气道。“疼!疼!快放手,纯子……”加藤捂着耳朵四处躲,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加藤是纯子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同为他乡异客,寂寞的他们便结合在一起。加藤为人老实,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这也是纯子比较满意的地方。 这次纯子回来,一则是听说我还活着,特意赶过来;二则就是和加藤在日本举办婚礼。婚期已经定在下月底。 “没想到,我们三人中,是最小的纯子先结婚。”我们三人晚上偷偷跑到了一个小酒吧里喝酒。“是啊,这小妮子平常就喜欢藏着腋着,冷不丁突然冒出来就给你一个惊喜。”我道。 “哪有,你们都是好高骛远,眼光太高,如果像我一样把心放平,你们估计孩子都抱三了!”纯子不甘道。 “得,我们可没你那心境,来,为我们三个重聚首干一杯,同时也祝我们的纯子小姐婚姻甜蜜,管着小金库,干!”藤香举杯道。“干!”我们一饮而尽…… 那一夜,我们谈天说地,哭过,笑过,谈了许多,有关于我的,关于藤香的,关于纯子的……喝完酒,我们三人漫步在光鲜陆霓的大街上。 这时,有一个陌生男子突然上前和我们攀谈:“三位美女你们好,自我介绍下,我是一家星艺公司的星探,这是我的名片。”说完他给我们一人一张名片。 “我看三位貌美无比,极具做艺人的潜质,三位我们是否可以进一步说话。”他继续说道。“谢谢,不过我们可没兴趣,再见!”藤香说完,拉着我们就走。等走远了,我好奇的问道:“藤香姐,刚才怎么就走了,当艺人很好的呀。” “好什么好,我劝你们也赶紧把那名片扔了,你当天上真能掉馅饼啊,什么艺人,其实就NY,他是在找人拍片的。”藤香继续道。“啊~”我和纯子赶紧把那名片给扔了。NY,是日本的一个特色产业,每年投身此行业的女子不计其数。 藤香对此行极为鄙夷,她说日本女子在社会上本就没有地位,可是我们却还自我作贱,甘愿堕落,把脸都丢到国外去了。现在一谈到日本,别人就会想到NY,她在国外好几次被当成NY,言语轻浮,险遭欺负。 而纯子也道她在美国也有好几次被人说是做过NY的,她是有口难辨,只能是暗自含泪。我不禁感叹当个日本女人真的不易。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变身之雪在飞-33.当个日本女人真的不易
表情

利来国际平台